大同荒謬亂象》沒附件就申報超過1700萬…林郭文艷與市場派交戰費用,竟由大同全體股東買單!

撰文: 今周刊編輯團隊     分類:G公司治理     圖檔來源:今周刊攝影團隊 日期:2021-03-24

大同公司派與市場派的纏鬥,自2016年開打,4年多來雙方打得如火如荼,攻防中彼此都付出龐大金錢與名譽受損等慘痛代價,最後終於在去年10月的股東臨時會分出勝負,由市場派正式取得這家百年老店的經營大權。

 

如今,在一封封檢舉信與證交所、新經營團隊的追查下,經營權爭奪期間的荒謬治理亂象逐漸浮現——查證結果指向,原來由林郭文艷領軍的公司派,在兩軍交戰的過程中動用了公司龐大資源,不斷從公司出帳,花所有股東的錢,只為保全自己的經營權,對其他小股東情何以堪?

 

浮報律師費用?涉關係人交易

 

例如,大同公司2020年對《今周刊》董事長謝金河先生提出妨害名譽的刑事訴訟,只開庭一次就撤告;根據極為熟悉經營權之爭的知名律師表示,即使是國內中大型律師樓的收費行情,這樣簡單的刑事案件,還不到一審宣判就撤告,費用不會超過20萬元。

 

但在這份《今周刊》取得的費用明細中,這件官司的申報費用是73萬元。

 

此外,明細中還有大同前法務長趙安曾經擔任過主持律師的華通法律事務所,大同也在這兩年間支付超過4000萬元的律師費;趙安至今仍與華通事務所保持合作關係,《今周刊》去函詢問大同公司,之間是否涉及關係人交易問題,大同公司僅以「對於過去發生的事,恕難代表前經營團隊」回覆。

 

此外,許多帳務大同只有短短幾字交代,就申報高達上千萬元的律師費,例如光「大同集團諮詢」6個字,就申報了1706萬元,到底諮詢了什麼重大情事需要付費一千多萬?這也是證交所來函中,要求補齊說明的項目之一。

 

 

另外,大同支付給國內知名的萬國律師法律事務所高達3000多萬元,內容更是幾乎全面與市場派的官司相關,例如「違法陸資假扣押,辦理研討會,出具修法建議」、「就欣同與新大同股臨會,禁止行使表決權等假處分程序」等等,無一項與大同的業務發展相關,都堪稱是林蔚山、林郭文艷夫妻與市場派交戰過程中的費用,卻全部由大同全體股東買單。

 

檢舉函中,大同經營者對公司治理的荒誕不只如此,2019年10月至2020年,花在媒體的廣告宣傳費用上就高達3.3億元,詭異的是,其中有好幾家公司都在去年初才成立,然後在同年底就清算解散,只存在短短幾個月時間。

 

 

而且,這些公司都設籍在最近幾年大街小巷經常可見的「共享空間」裡,一層共享空間裡可以擠下數十到數百家不等的公司,這些「幽靈公司」存在短短不到一年時間,又連正式辦公室都沒有,只有一個門牌號碼,他們到底能承包大同什麼「廣宣費用」?

 

又或者,他們短短不到一年的生命,就僅為了以利大同申報這些高額的廣宣費用而存在?

 

更多公司治理荒謬怪象 詳見第1266期《今周刊》

基金名稱(幣別)
一周績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