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刑逼供、入獄12年喝馬桶水求生,他遭誣陷成共諜...一個政治受難者的告白

撰文: 呂佩芬     分類:SDGs 日期:2021-02-18

陳欽生來自馬來西亞,1967年來到台灣就讀成功大學,沒想到竟成為他的人生惡夢開端,無端遭誣陷為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的嫌犯,凌遲逼供後誘導寫下假自白書,最後被以共諜身分,將他判處12年徒刑,從此失去自由...

 

針刺指頭、吞血塊 嚴刑逼寫自白書

 

那一天,再平凡不過的下課時間,沒想到是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失去自由的日子,大二那年從成大下課返家後,在巷弄轉角處遇見了一位四十多歲、西裝筆挺的男子,問他認不認識住在這附近的陳姓男子,陳欽生不疑有他回答「我就是」,這名男子稱有一名姓蔡的親戚從馬來西亞來台探親,因為忙碌抽不出時間南下探望他,要陳欽生立刻到台北去,坐上車後陳欽生才察覺有異狀,這名男子只撂下一句「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將他強迫帶往台北訊問,才得知自己竟被當成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嫌犯。

 

調查局人員嚴刑逼供,不吃不喝也不准他上廁所,折磨將近50小時,陳欽生身心幾近崩潰,接著一群人對他拳打腳踢、打到他吐血,更強逼他用舌頭把地毯上的血給舔乾淨,整個臉都是又臭又腥的血味。回憶起這段冷血殘酷的刑求過程,陳欽生至今仍無法置信,與這些人無冤無仇,為何會遭受如此對待,甚至逼寫自白書,陳欽生苦苦哀求「你們到底要我寫什麼,我願意寫下你們要的東西,」但陳欽生毫無頭緒,調查人員一再脅迫他不寫就用「更好玩」的方式對待。

 

緊接著將他的手腳綁起倒吊,用溼手帕摀住嘴巴,再用針管灌鹽水,鹽水從眼睛、鼻子、耳朵流出,這殘忍酷刑在陳欽生身上留下嚴重的後遺症,「醫生說這已經是不可逆的傷害,我只能伴隨這些痛苦一輩子。」陳欽生回想起這段極為痛苦殘酷的經歷,不禁嘆了口氣「他們像是玩上癮似的,把我的手壓在桌面上,拿出大頭針就往指甲縫扎進去,扎一根就暈倒了,醒來全身都是水,還不放過我總共扎了三根」,最後拿出筆夾在指縫中用力一壓,血就這樣噴濺滿地,隔了兩天指頭紅腫甚至發黑。

 

▲圖/陳欽生 提供

 

造假自白書以共諜案起訴 重判12年刑期

 

不久後另一名調查局人員,進到偵訊室拍拍陳欽生說「陳同學恭喜你,案子已經破了,盥洗後要送你回成大讀書。」沒想到竟是騙局一場,上了車發現不是回成大而是送往景美看守所,陳欽生急忙問說,不是要送我回學校讀書,調查局人員回答說「不要再想了,當騙你來台北的那時刻,其實不再把你放回去。」把他殺了、丟到海裡面也沒人會管,判刑越高調查局人員還能獲得高額獎金,還有一個理由是「老蔣總統說,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根本沒打算要將陳欽生釋放。

 

調查局人員誘導陳欽生抄寫一份自白書,他認出寫那份自白書的名字是他的國小同學,內容中寫到在馬來西亞參加過共產黨,以讀書名義來台企圖顛覆中華民國政府,但陳欽生不疑有他就抄寫下,心想這樣做應該就能重獲自由,最後自白書成審判的證據,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唯一死刑起訴,被重判12年刑期。

 

歷經猶如人生煉獄的酷刑到判刑確定,陳欽生想起景美看守所外牆上立著四個大字「公正廉明」,曾讓他內心燃起一絲希望,以為能在這得到公平正義判決,沒想到這四個字卻是格外諷刺,不但沒獲得該有正義,還在這失去自由青春。

 

▲圖/景美國家人權博物館。

 

見母親來台探望 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

 

1975年,陳欽生在綠島服刑期,有一天監獄官突然說「陳欽生著裝一下,有人來找你」走進接見室坐著一位又瘦又憔悴的婦人,陳欽生一時認不出在面前的人就是他的母親,遠從馬來西亞來台探望,一開始呆坐著與母親對望,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監獄官在旁催促探視時間有限,陳欽生才拿起話筒,母親開口問他「你好不好?」他回說「很好」,又急著跟母親說他是冤枉的,馬上被制止不要談及案情。母子倆只能沉默對望著,接見到最後陳欽生對媽媽說「請妳好好保重身體,兒子答應妳,我會活著回去馬來西亞跟你們相聚。」

 

母親的手隔著透明門板,他也把手靠了上去,這是他與母親幾年來最近的距離,會面時間一到,陳欽生只能看著媽媽緩步離開,讓他再也忍不住跌坐在地上崩潰大哭。想起這段接見的回憶片段,陳欽生忍不住哽咽,母親已經過世21年,但永遠都忘不了當時母親來見他臉上的表情,「讓她傷心難過,更是我一輩子都沒辦法原諒自己。」

▲圖/陳欽生全家合照。

 

如果時光倒流 不會選擇來台

 

被問到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選擇,當初會選擇來台灣嗎,陳欽生搖了搖頭說「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不會來台灣」,也不再怨恨任何人,只希望未來政府能還給他們這些政治受難者一個真相。「當我被抓進來的時候,我是痛恨這塊土地,1988年再重新出發找回我自己的時候,從台灣這塊土地上和台灣的人們他給我很多的鼓勵與幫助,這些好與正面能量遠遠超過國民黨政府剝奪我12年加上3年流浪生活的負面。」

 

1983年出獄後,陳欽生期待開始新的人生,政府百般刁難不給身分證、派特務騷擾、找工作四處碰壁,還不允許他回馬來西亞,最後淪落萬華街頭翻餿水桶為生,直到遇見一位廚師鼓勵他說,「你還年輕,再努力回歸社會,這段辛苦的時間我願意幫助你。」這句鼓勵的話讓陳欽生謹記在心,不久後獲得身分證開啟新的人生。2016年陳欽生與陳文成基金會共同發起人權辦桌活動,至今已舉辦了第五屆,邀請無家者與政治受難者有一個平台彼此了解交流,希望藉由這些政治受難者述說的故事,可以鼓勵無家者重新站起來,給他們前進的力量。

 

陳欽生十多年來持續在國家人權博物館園區擔任志工導覽,感慨地說「守住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希望子子孫孫在這塊土地上,能夠更快樂、平和地過他們該有的人生!」他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讓更多人了解這段曾經被遺忘的歷史!

 

▲圖/陳欽生現為景美國家人權博物館導覽志工。

基金名稱(幣別)
一周績效(%)